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通辽律师王向军网络工作室

法乃公正善良之术,法律源于公平正义。王律师热线:13948580749

 
 
 

日志

 
 

我们通常都不是在依照法律纳税  

2008-01-04 14:16:45|  分类: 法学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国现行宪法第五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依照法律纳税的义务。”这条规定受到不少人的批评质疑。

 

其实这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理论上讲,义务的限定也意味着权利,即不承担义务之外的义务之权利。义务的明确就是对权力的限制。可以说,这也是一条控权的条款,因为它明确了权力之手之能伸到什么地方。因为宪法写的清清楚楚,公民的义务是“依照法律纳税”,而不是依照别的什么规矩纳税。因此,这一条未尝不可以说是“无法律无课税原则”的体现。

 

可是,我们打开国家税务总局的官方网站,它上赫然打着“公民依法诚信纳税”。一个稍微有点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法”和“法律”可不是一回事。在中国的现行制度框架里,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等等,都是“法”。所谓的“依法”纳税,其实是偷梁换柱,等于是行政机关擅自扩大了公民的义务。

 

有人说,宪法第五十六条中的“法律”可以作广义的解释。可是这样一来就乱套了,因为把将行政法规、行政规章等都包罗进去,说这都是该条所称的“法律”,表面上看,似乎可以避免违宪之嫌,可这却意味着,同一部宪法里的同一个词要在不同的条款里作截然不同的理解。倘若这样的话,宪法的权威性还何在?

根据现行宪法,制订、修改法律的权力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立法法》第七十九条规定,“法律的效力高于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而国务院只能“根据宪法和法律,规定行政措施,制定行政法规,发布决定和命令”。即使是全国人大委托,行政机关也立不出“法律”来。行政法规、规章,无论是何种级别的行政机构制定出来的,都不是“法律”,在现行的宪法框架里,《中华人民共和国契税暂行条例》等只是行政法规。

 

在目前的税种里,倘若那位国民想履行一下“依照法律纳税的义务”,他也只能在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上实现自己的愿望。因为我国目前所课税种里,只有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有全国人大的立法,而绝大部分税种,如增值税、消费税、营业税、印花税、房产税等等,都是由行政机关的相关规定说了算。即使把那些已废止的法律也算上,税收法律也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税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娱乐税条例》等,不超过10部。依照法律纳税属于个别情况。

 

可以说,我国国民通常都不是在依照法律履行纳税的义务,而是在“依法”纳税。大部分税种和税收都来自国民的“依法纳税”,而不是“依照法律纳税”,且不说现行宪法优劣如何,这都意味着宪法权威的缺失,意味着民权的尴尬,虽然宪法地五条里说了,“一切国家机关……各政党……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根本大法"都可以当儿戏做摆设,小民口袋里的几个小钱想拿就拿,还有啥不可以呢?

 

可是现在真要是立马都遵守宪法,公民只依照法律纳税,那可就麻烦大了:国库立马就得瘪下去,长官们哪里还能先不由分说地把小民们的钱搂上来,然后"干实事"呢?比如慈眉善目地去"送温暖"当散财童子,听听到得了“温暖"的人说感谢党和政府,多爽多划算呀——不花自己的钱还能捞份感激。正因为官情、税情既然如此,税务部门的官方网站上自然要打着“公民依法诚信纳税”,而不是“公民依照法律诚信纳税”了。

 

“暂行”半个多世纪

目前,我国的大部分税种是由国务院颁布的“暂行条例”规范。比如契税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契税暂行条例》、增值税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房产税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房产税暂行条例》……

 

耐人寻味的是,这些“暂行条例”一“暂行”就是几十年的事情并不稀见。

 

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耕地占用税暂行条例》是1987年4月1日颁布实施的,一下就“暂行”了2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印花税暂行条例》是1988年10月1日起施行的,也快“暂行”20年了。这还不算“暂”得久的。1950年12月19日政务院发布的《屠宰税暂行条例》,到2006年2月17日起才废止;《车船使用牌照税暂行条例》是1951年9月13日政务院发布的,2007年1月1日才废止。现在还在生效的《城市房地产税暂行条例》,是财政部1951年发布的。一“暂”居然就是半个多世纪,这期间,宪法都换了好几部了呢,相比而言,无论是《共同纲领》还是1954年宪法,倒更像是“暂行”了!仅仅就“暂行”的时间来看,所谓某种税先由人大立法条件不成熟之类的说法,表面上看似乎是在尊崇法律,好像在我国制订法律是件严肃得不得了的事情,其实这不过是一种托辞而已,很难说得通,行政机关可以设定税种、税率等等,为什么同样的事情由议会来做就这也不妥那也不当呢?

 

过去,我们以为法律一年一变或几年一变就是贬义的朝令夕改,其实不然,法律可以规定有效期为几个月一年,也可以为三年五年,甚至有的法律必须规定为具体的短期期限,比如,预算法案就应该是议会一年一通过的。况且立法机构可以对税种、税率、开征起始时间、税法生效期限等原则性的东西做出规定,至于具体的操作性问题,可以由行政机关来具体解释解决。

 

实际上,在正常情况下,出于具体的财政需要才筹款,因此才需要课某种税,而要课某种税,想收到多少钱、税率得设多高、开征起始时间、税法生效期限等,都得讲出个子丑寅卯来,议会立法通过了,才可以收税,立法规定的有效期多久就只能收多久。出于对财权有效控制的需要,无论是国家还是地方,都应如此。因为约束税收权和约束开支权一样,都是控制政府权力的关键环节。因此,税种的增减、税率的厘定和调整等等,从时间来说,都只可能是“暂行”的,而不存在千百年不变的“永恒”规定。比如,比利时王国宪法(1831年)第111条规定:“国家税须每年投票通过。规定国家税的法律,如不展期,其有效期仅为一年。”卢森堡大公国宪法(1956年)第100条规定:“有关征收国税问题,每年进行一次表决。为征税而制定的法律,有效期为一年,但经表决延长生效者除外。”

 

当然,以现在这样,政府一个“暂行条例”就可以增减税种、厘定税率等等,表面上看“效率”很高,政府筹钱也很“方便”,控制财权也很顺当,用不着议会七嘴八舌的讨论,也无须公众指手画脚。可是这并不能绕过这样的疑问:这样一来,宪法规定的公民依照法律纳税的义务,岂不变成了依照行政法规纳税的义务?是否存在违反宪法的问题呢?要知道,如果没有政府守法就不可能有法治。法治不是依法治小民百姓,而首先是权在法下。

 

84年的授权存在疑问么?

有的人会说,现在我国这种“依法”征税的做法并无不妥,因为全国人大常委会曾有过授权。1984年9月18日就出台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国务院改革工商税制发布有关税收条例草案试行的决定》,“授权国务院在实施国营企业利改税和改革工商税制的过程中,拟定有关税收条例,以草案形式发布试行,再根据试行的经验加以修订,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

 

依据1982年宪法,无论是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还是纳税,都说的是“依照法律”。这既是对公民的私有财产权的尊重,也是将税收立法权专门赋予议会机构。而对于制订、修改、废止法律的权力,宪法并没有规定全国人大或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将其授权委托给任何其它机关或组织。这进一步表明,议会的税收立法权是不可转让的。既然宪法并没有规定对于法律的立法权可以转让、委托,任何国家机构自然不能行使宪法没有赋予它的权力。因此,198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的授权决定与宪法不相符合。换句话说,授权为违宪授权。

 

即使这个授权无可挑剔,而且是一股脑地打包授权,没有范围的限制,可是依然存在别的疑问。因为这个“决定”还有关键的一句:“国务院发布试行的以上税收条例草案,不适用于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和外资企业。”这下子可麻烦了。原本这样决定,就是双重标准:对那些习惯了无法律不纳税的老外是一个标准,对习惯了皇粮国税天经地义的国人又是一个标准。前者适用的是国民标准,后者适用的是非国民标准。如果这个授权依然有效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等等那些“暂行条例”都不适用于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和外资企业了么?

更尴尬的是,现在还在生效的《城市房地产税暂行条例》(财字[1951]第133号),是政务院财政部在1951年公布施行。即使1984年的那个决定的授权完美无瑕,可那也是授权给国务院的,而不是政务院财政部的。况且,《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十条规定,“被授权机关不得将该项权力转授给其他机关。”可在现实中,财政部,甚至税务总局、海关总署等都通过制定实施细则、下发通知、批复、解释、函等等方式,获得了实打实的税收立法权。这等于是授权还一再转手。比如,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国家大学科技园有关税收政策问题的通知”(财税〔2007〕120号),自2008年1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对符合条件的国家大学科技园“自用以及无偿或通过出租等方式提供给孵化企业使用的房产、土地,免征房产税和城镇土地使用税;对其向孵化企业出租场地、房屋以及提供孵化服务的收入,免征营业税”。“对符合非营利组织条件的科技园的收入,自2008年1月1日起按照税法及其有关规定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随便什么部门,似乎都可以针对“税”出台“政策”。比如,2007年7月1日起停止执行的《关于调整完善现行福利企业税收优惠政策试点实施办法的通知》(国税发[2006]112号),就是由国家税务总局、财政部、民政部和中国残疾人联合会联合发布的。

更有甚者,行政部门甚至还自我赋予了溯及既往的权力。比如,2000年7月18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关于对青少年活动场所、电子游戏厅有关所得税和营业税政策问题的通知》(财税字[2000]021号),该“通知”第二条规定:对电子游戏厅一律按20%最高法定税率征收营业税,第四条则规定一律调高50%的个人所得税定额。但文件最后却强调上述规定自2000年7月1日起执行。

 

行政机关发布的这些“暂行”条例、“通知”等等,即使再不合理,你打开税务局的官方网站,它们都被放在“法规”一栏里!因为属于抽象行政行为,依照现行的行政诉讼法,纳税人是奈何不了它的。也就是说,不能通过司法救济审查行政法规的合宪性、合法性。这样一来,司法权就制约不了行政系统在税收问题上的大权独揽。再加上税收立法的权力、解释法的权力、执行法的权力,等等,也掌握在行政系统手里,而且法院独立审判也还得依据所谓的“行政法规”。这等于在事实上形成了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都掌控在行政系统一家之手。结果必定是:绝对的权力绝对霸道。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