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通辽律师王向军网络工作室

法乃公正善良之术,法律源于公平正义。王律师热线:13948580749

 
 
 

日志

 
 

[原创]我是苍蝇(自创小说连载二)  

2008-01-16 13:44:04|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王向军

 

杨高我们俩真是一对生死冤家。用赵忠祥的话说就是天敌。不过,受到伤害的总是我。自从认识杨高那天起,我就开始运交华盖,倒了血霉。不知为什么,每一件令我烦恼的事都有她在里掺和着。你说怪不怪?我真恨透她了。 

话还得从上大学那时候说起……

同学们都知道,经济系里我有个最好的朋友,就是后来令我刻骨铭心也无法忘怀的,对我的后来人生产生巨大影响的北京姑娘宋明昉。那时,我们的关系简直就没法形容,把很多同学们嫉妒得眼珠子都瓦蓝。那段时间里,我们过的就是亚当与夏娃过的日子。不管你是信也好,不信也好,至今回忆起来,心里仍是温馨不尽,爱意浓浓,仍然是我向别人炫耀的资本。

明昉爱打扮,特爱玩,也特爱使小性子。不用说很多男孩子她瞧不上眼,连不少女孩子也和她处不上来。原因也是在于她爱使小性子使然。我呢,不爱学习,性情懒惰,唯一的嗜好是爱躺在床上看杂七杂八的书,平时也写一些小诗歌,小散文什么的,发表在校刊上。其中有一首诗我现在还记得,给她的印象极深。这首诗的题目是《没开始就已结束》。说句心里话,我自己对这首诗也是很满意的:

没开始就问束

像远方来的意向

驻足又犹豫 

当我们终于读懂的时候

爱已远离我们而去

偏偏又是在伤心的季节里

……

一次,我们都是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散步。极偶然的碰到一起,她是这样对我说的。

“你的那首诗特深沉,特有生活真谛,给我的印象特深,我真是特喜爱,……”

有一次,我们又提到了那首诗,她还是特起个没完。我说“你是怎么喜欢上我的?”

她把小肩头一晃,似有欲说还羞的味道:“谁说我喜欢你了?”

我说:爱屋及乌,是吧?”

说真的,她能对我产生好感还真是从那首诗开始的。多少有些偶然和牵强。其实,世界上的很多事都是如此,几个偶然的因素拼到一起了,什么事都可能发生。诚如台球桌了上的那些圆球一样,一旦运动的角度发生了偏差,或是你撞到了别的球上,或是别的球撞到了你的球上,就会改变你一生的轨迹,让你暴贫暴富,让你惨败而归。这也许就是人生的辨证法,不由你不信。

 

出事的那天晚上是一个周末。班里同学有的去上网聊天,有的去看通宵电影,还有几个哥们坐在一起搓麻将。我躺在床上看书,是李煜的词,《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红,

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我轻轻的低吟着,有人推门就进来了,是宋明昉。

“今天是周六,都这么晚了,你怎么没回家看你的父母去?”我仰起头来问。

她笑嘤嘤地说:“我要你和我一起去。”

我说:“你说什么?这我可一点精神准备都没有啊,你怎么不早说呢?”我话里有些埋怨的味道。

她说:“这有什么,该买的东西我都买了,在走廊里放着呢,你只要跟我去就行。”

我说:“要不咱改天再去不行吗?你看身上穿的衣裳两周都没洗了,脚上的袜子也发臭。咱头一次看你父母,怎么也得留个好印象啊,是不是?”

她说:“这都无所谓,我父亲虽然是司长,母亲是大学教授,他们都没架子,平易近人。在他们面前你就别端小知识分子的臭架子了。要不你就借同学的西服穿一次。”

我虽然很穷,但我有我的自尊。

便说:“不去不去,要去你自己回去吧。”

“你今天必须去,咱明年就要毕业了,我不想把咱俩的事向父母隐隐瞒得那么长,还是先说明了为好。”

我说:“这我知道,还是你先回去说明一下好,不然我冒失失地闯进去,算什么,有多唐突。要不你把我的像片拿去也行,等你的父母有准备了,下次我一定要去。”

她也把脸一扭,似要生气地说:“下次下次,这次不去还能有下次吗。我这次带你去是为了向我父母把咱俩的关系明确下来,让我父亲给咱俩准备出一套房子来,明年一毕业咱就结婚。”

我笑了,用手揩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尖,说:“我的小猫咪,你急什么,离毕业还不是有一年多的时间吗。我还能飞了不成。”

她半似撒娇半似使性地说:“什么忙什么呀,还不全是为了你。”

“叫你说的,我这么大个人这点事还不明白吗。可这是大事,来得太突然,我都有点高兴得不知所以。”

见我这么一说,她真的有些急了,眼睛分明闪动着异样的目光,说:“你这人怎么那么不知好歹。还我急什么,你不急干吗老缠着我非要干那种事,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她说话的言词有些激烈,眼圈有些红润,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也许是她爱我心切,也许是我们都还年轻,太不懂得爱,也许是命运使然,我们当时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彼此的态度。因为我们都觉着伤了自尊心。其实谁也没伤着谁,都是话赶话赶着了。我们说话的声音不免有些高了点,言语有些生硬了点,就像两只小燕子为了做什么样的巢而争吵。

“你不要说了,你这不是爱,而是施舍,我不接受。”

我想我一定是剌痛她了。我们两个人的声音一个比一个高,逐渐变成了争吵。

“不去不去,就是不去。”

“你死去吧,永远不要登我家的门。”

……

我们的争吵引来了不少同学的围观,有劝慰的,有嘲弄的,还有一个缺德鬼喊了那么一嗓子,“真有意思,啊。……”

这丢了她的面子,也极大的剌伤了她的自尊心。便使劲地拨开围观的同学,跑了出去,把放在走廊里的水果一脚踢飞,踢得满走廊都是。

按理说我应该追出去,几句软乎话哄好也就算了。但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我还是装做无所谓的样子。我不愿意让他们看到我狼狈不堪的样子,那样的话,他们挖苦我就更有资本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